道字资讯
旅游 文化 健康养生 财经 教育 国际 科技 军事 综合 社会 汽车 娱乐 时事 体育
道字资讯 > 社会 > 吴强拍胡同37年:仍见膀爷侃大山,又听小贩唱吆喝

60多岁的摄影师吴强拿着相机,背着背包、长袖裤子和运动鞋。他按下小巷里的百叶窗,紧靠着灰色的砖墙、老槐树和老邻居。他看起来像一个游览北京胡同的游客。“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在享受凉爽?”这条巷子里只有三棵古树。“要不是真正的北京口音,其他人可能不会看到。她是一个真正的老北京人,从小就生活在东城区北新桥扁担胡同。后来,他在王府井大街的一个蔬菜厂胡同工作。自1989年起,她进入东城区宣传部,在梁倩胡同扎下了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一生都在胡同里游荡”。

今天(9月20日),在时嘉胡同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吴强摄影展,主题是“过去朝阳门的南侧街道”。当四名工作人员打开两卷30米长的320张彩色照片时,东城区南小街附近的老街小巷一下子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都说了一切,把时间追溯到18年前。

2019年8月2日,一位67岁的胡同摄影师吴强拿着一张南小街重建前的照片。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老街广场看照片回忆往事

“福江饺子馆,你还记得这里吗?一年前,也就是30天前,我们还没结婚的时候,就在这里吃饭。”一位绅士带着他的爱人回忆过去。巨幅卷轴上是2001年朝阳门南街的街景。当我听到餐馆的名字时,我旁边的一位老人插嘴说,“我也经常去这个餐馆。老板是个年轻人,又大又高,说话很流利。现在不开门。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烧驴肉的商店。”

“这里,这里,这不是我家的胡同吗,这个报摊,我小时候在这里给他买了画报,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会把它拿下来送给他。”“我过去常常坐24路公共汽车通勤,每天都在这里打车,但我过去没有时间注意。现在,当我看着它时,街道真的很热闹。”邻居们围着卷轴聊天,一边看一边用手机拍照。以前知道或不知道的人已经熟悉它了,因为他们住在南街。

2019年8月2日,东城区东四三条胡同67岁的女摄影师吴强正在创作。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在博物馆的室内展厅,40张照片展示了南小街附近拆迁前居民的生活方式。2002年,侯有兰和他的同事在竹巷竹社区居委会办公室门口留下了一张照片。他们后面是一排低矮的平房。2019年,照片中的几个人聚集在新竹竿社区居委会前。侯友兰用同样的站姿、同样的摄影师和张珍贵的对比照片湿润了她的眼睛。“我不记得这张旧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新照片中的老姐姐不能再来了。吴强先生,谢谢你这么体贴,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背上照相机,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

吴强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19岁进入双叶毛衣衬衫厂,做了13年的女工。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她周围的人还在玩相机,她的世界才完全开放,她走上了自学摄影的道路。1983年,在《北京晚报》上发表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后,吴强被鼓励成为一名全职摄影师。

1989年后,她调到东城区宣传部负责摄影工作。她每天都用她的相机在胡同和四合院里闲逛。她对变革和改革一无所知。

8月2日,67岁的胡同摄影师吴强在东城区东四三条创作时遇到了一只猫。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数万张老照片记录了东城区过去30年的变化。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到基层政府不断变化的管理变革,吴强和她的相机已经成为见证人。2007年,吴强退休了,但他在一个背上带着相机的小巷里的生活并没有结束。

冬天,她下午出去,夏天很早就走上街头。一辆电动自行车陪她穿过街道,从东城区一直延伸到二环路的大部分。她会早起,然后几天不睡觉,记录建筑和胡同的最后特征。“一定要在早上早点起床,困倦的居民会排队上厕所,在院子里用锅刷牙。”

几年后,在同一地区重建后,她将拍摄一张新的照片,也许会遇到当时照片中的老邻居。

“当你看到天空用照相机拍摄胡同并一直在这里徘徊时,你还能拍些新东西吗?”这个问题吴强已经被老街小巷问过很多次了,但是在她看来,在同样的灰砖和蓝瓦下,在同样的院子门口,我最后一次去拍照,也许是老北京叔叔,这次我遇到了新北京的青年。

北京八月酷热难耐,但是住在东城区东部四三个胡同的人们可以享受到难得的凉爽。胡同从西向东延伸,20多棵古老的槐树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乔木”。中午过后,邻居们坐在树下的长椅上,喝茶聊天,用蒲扇扇风。

9月20日,在时嘉胡同博物馆,举办了以“过去朝阳门南街”为主题的吴强摄影展。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新京报》记者跟着吴强沿着小巷聊天。墙上的一只猫吸引了她的相机。“你在这里拍什么?”一个高大的武爷向吴强打了招呼,“就在你对面的那个院子里,九爷公馆,清朝的王野夫。然而,它现在不对外开放。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去龚王子的宅邸。”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喜欢凉爽?这条巷子里只有三棵古树。”吴强放下相机,向持枪男子打招呼。

那个卖武器的人很高兴。“嘿,是不是?看来你不是游客。”

“看看老人,”话音刚落。她三步两步地跟着一个白发老人。老人弓着腰,背着一个小女孩,双手放在背后。一方面,她仍然握着蒲扇,不时地在小女孩的背上摇晃它。为了拍摄蒲扇的完整照片,吴强走到路边一米多高的花池露台上,拍下了两个孙子远在树荫下的照片。“这是一张关于父子关系的好照片,尤其是当老人扇孩子的时候。”

在竹社区居委会前拍照的女士们得到了珍贵的照片。新京报记者李木易

照相机记录了这个城市的变化。

随着城市的发展,胡同越来越少,道路越来越宽。小巷里停着的自行车越来越少,汽车越来越多。一些旧的街道和小巷已经搬进了新的建筑,更多的年轻人搬进了胡同,其中许多人是外国人。

吴强用他的相机记录下快递车、送餐车和豪华跑车在巷子里相遇的情景。酒店的服务员,蓝眼睛的文艺青年,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成了胡同的新房客。环卫工人坐在台阶上,吃了一口午餐。这对相爱的夫妇在角落里接吻。

有时,当摄影师看到相机并不友好时,他会大喊“不要拍”和“拍什么”。吴强没有争辩,很自然地离开了,或者应对方的要求删除了照片。"他想自然录制,但没有坚持。"

然而,大多数人很高兴见到她,似乎习惯于被人抓住。老街和广场有时会从她的相机里要一两张照片,或者不好意思地说,“这张太丑了,删掉它。”

今年三月,吴强遇到一个小贩,他正骑着自行车拉厨房用具和餐具,边走边喊。黄昏时分,一位老人在路边盯着食品杂货。当吴强按下快门时,他叹了口气,“我这么多年没看到这一幕了。”

吴强经常整理图片库,看北京有记录的胡同。他对自己的惊讶充满自豪。胡同摄影需要时间。今天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照片可能会成为未来时代的标志。每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拍摄胡同曾经是我的工作。现在它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只要我身体健康,我就会继续射击。”

新京报记者张舒静编辑李劼校对刘军

上一篇: 迷你世界搞笑故事:小缺要请我吃饭,嘿嘿 我决定痛宰他一顿!
下一篇: 视觉交通 | 获奖大片儿天天看(一)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chicagotips.com 道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