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字资讯
旅游 文化 健康养生 财经 教育 国际 科技 军事 综合 社会 汽车 娱乐 时事 体育
道字资讯 > 文化 > 读文||鲁迅后人今何在?

这篇文章来自:黑色意味着歌唱

在中国,几乎每个读过书的人都读过鲁迅的文章。

毛泽东曾经说过:“鲁迅的方向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鲁迅一生在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思想研究、文学史研究、翻译、美术理论介绍、基础科学介绍、古籍整理研究等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对五四以后中国社会的思想文化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

他在世界文坛上颇有名气,被誉为“20世纪东亚文化版图上占据最大版图的作家”。

然而,鲁迅作为文学大师,一生饱受婚姻的批判。

众所周知,鲁迅一生有两个妻子。

第一个叫朱安,是他妈妈为他找到的,但是鲁迅不喜欢她。

也许是因为他早年在日本学习,思想更加开放,他拒绝受封建习俗的束缚。

他多次对他的朋友说:“她是我妈妈的妻子,不是我的妻子。这是我妈妈送的礼物。我只有责任支持。爱情是我不知道的。”

即便如此,鲁迅一生都没有和朱安离婚。他很清楚离婚后朱安的生活只会在那个时候更糟,所以他一年到头都要为朱安维持赡养费,朱安也和鲁迅的母亲住在一起。

朱安

鲁迅的第二任妻子徐光平生下了鲁迅的独生子周海婴。直到那时,鲁迅的姓才流传开来。

徐光平是鲁迅的学生,也是鲁迅的真爱。

鲁迅对这种关系总是讳莫如深。在日常生活中,鲁迅声称徐光平是他的帮手。

在他们同居期间,有一次一个朋友回家,鲁迅说徐光平来打字了。

旅行时,鲁迅和徐光平没有住在同一个房间,而是让朋友们和徐光平住在一起。

虽然民国时期提倡一夫一妻制,但并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所以鲁迅的“一夫一妻制”一直是和平的。

徐光平,时任中央人民政府行政委员会副秘书长。

1936年10月19日,55岁的鲁迅在他的独生子周海婴7岁时在上海去世。

当鲁迅病重时,他在文章“死亡”的末尾写了一份遗嘱。遗嘱的第五点是他对周海婴的指示:“当一个孩子长大后,如果他没有天赋,他可以找到一些小东西来生活。永远不要做一个短小的作家或艺术家。”

像鲁迅这样了解世界的人非常喜欢周海婴,因为他们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儿子。然而,他并没有失去当年的精英,而是对他独生子的禀赋有所判断。

当他快要死的时候,他似乎模糊地感觉到一个作家或艺术家可能离他的孩子很远。

在他父亲的名气下,周海婴的生活并不十分艰难。他19岁时工作,23岁时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

周海婴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马新运于1952年嫁给他,成为鲁迅的儿媳妇。

1953年4月20日,周海婴的长子出生了。

周海婴和他的母亲徐光平讨论了用鲁迅早年为纪念他英年早逝的父亲而使用的笔名“凌飞”来命名他的儿子。

继长子周令飞之后,他先后生了两个儿子周逸飞、三个儿子周凌毅和女儿周宁。

周逸飞还在马新运子宫里的时候,为了专心学习,周海婴和他的妻子决定暂时不要生这么多孩子,所以他们要去医院堕胎。

当我去学校为堕胎手术出具介绍信时,我被马新运学校的领导拦住了。

当时,领导们严肃地讨论:鲁迅的后代已经很少了,他们怎么能轻易流产呢?

事实上,周海婴本人也是鲁迅和徐光平避孕失败的结果。

徐光平后来告诉周海婴,当时他们的生活环境不安全,他们不可能在上海生活10年。

在到达上海之前,他们从广州和厦门流离失所。在这种状态下,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无法安定下来。生孩子不仅会带来拖累,而且将来也不能很好地抚养和教育他们,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然而,徐光平意外怀上了周海婴,甚至难产。医生问鲁迅是保护成人还是儿童。鲁迅毫不犹豫:保任达。

这就是虚惊一词的魅力:成人和儿童都是安全的。

鲁迅抱着他唯一的儿子,他的儿子已经“从损失中恢复过来”。他不苟言笑。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为这个孩子选择了一个名字:一个出生在上海的婴儿,就叫他迎海吧。

服用后,我仍然告诉他,如果他长大后不喜欢这个名字,他可以随时更改。

鲁迅对孩子的偏爱是显而易见的。这位坚强的战士忍受着看着他的朋友变成新的鬼魂,然后转向刀丛寻找愤怒中的小诗,终于有了自己的弱点。

100天前迎海出生时,鲁迅带他去上海一家著名的照相馆给他拍了一张照片。他拍摄了著名的照片“一岁五十岁”。

那时,当朋友来访时,鲁迅总是像展示自己的作品一样去接孩子们。

有时候当迎海睡着的时候,鲁迅会把它拿出来给别人看。当孩子醒来时,他大声哭了。

当外人说他溺爱自己的孩子时,鲁迅的回答是:无情不一定是真正的英雄,小早川怜子怎么没有丈夫。

在与父亲鲁迅不和的七年里,周海婴享受着一个孩子所能拥有的幸福。

在他眼里,他的父亲与书中可疑、愤怒和无情的形象大不相同:

这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他能听到外面三个房间里的笑声,用胡子戳他儿子温柔的脸颊,把香烟罐扔出窗外,殴打因车辙而吵闹的野猫,并不时批评他的儿子“小姑”和“狗屎”...周海婴将共处的快乐时光铭刻在他的记忆中。

周海婴还在幼儿园,他早上起床下楼。他总是走进他父亲房间的门,拿出茶几上的香烟,并把它塞进他的短烟嘴。他醒来时把它放在父亲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后他离开了,好像他已经完成了他的工作。看来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孝心”。

中午吃饭时,我总是希望父亲会称赞我安装香烟的“功劳”,直到父亲笑着说,“嫂子,你装香烟了吗?”直到那时,他才吃得开心。

鲁迅的儿子的教育,徐光平在《鲁迅与迎海》中说:“顺其自然,尽量不要给他更多的打击,甚至不想拒绝他的爱,除非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极其不可容忍和不合理的。”

照片从左到右是鲁迅、周海婴和徐光平。

然而,周海婴无法摆脱“鲁迅之子”的身份。在他成长的日子里,他总是厌倦做鲁迅的儿子。

周海婴曾经说过,他在“人类领域”长大。像磁场一样,他被这个“人类场”所控制。

“当人们谈论我时,他们总是会说‘鲁迅的儿子周海婴怎么样’。我想写文章。我不能说或做任何错事。如果我越界了,就会有人批评‘鲁迅的儿子做错了什么’。”其他人会打牌和玩游戏,但我不会。"

鲁迅在晚年的文章《死亡》中向他的亲属解释了七个遗嘱。他在第四篇文章中写道:“忘记我,好好照顾我的生活——否则,那将是一个真正的白痴。”

然而,没有人能忘记,没有人能逃脱。

周海婴一再表示,他不想生活在鲁迅的光环下,也从不向外人炫耀自己的后代。他反对生活在父母的阴影下,浪费自己的生命。强调依靠力所能及的工作成果赢得社会的认可。

他做到了。

1960年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加入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广播专家。

他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他还是上海鲁迅文化发展中心主席、中国鲁迅研究会名誉主席、北京鲁迅纪念馆、绍兴鲁迅纪念馆和厦门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北京鲁迅中学和绍兴鲁迅中学名誉校长、中国鲁迅研究室顾问、上海鲁迅纪念馆顾问、中国广播体育协会顾问等。

他总是遵守鲁迅的意志,不做作家或艺术家。

从十岁开始,他就热爱摄影,并用照相机记录他的生活。

然而,他从未公开过。他记得母亲徐光平告诫他要“做一个夹着尾巴的人”,并销毁了文革期间拍摄的所有照片,只有一盒樟木底片除外。

近60年来,他从未出版过摄影作品。直到2008年,周令飞主动提出帮他父亲组织一次摄影展,作为他父亲80岁生日的礼物,但周海婴一直担心这些照片不会被拍摄,会羞辱鲁迅。

在周海婴拍摄

80岁时,他仍然害怕“给他父亲丢脸”。

鲁迅一生都在努力跳出的光环,像孙悟空的金箍一样戴在他80岁的头上。

也许,金箍不会褪色,而是在无数的日日夜夜中,鞭策着他,开启工作,清洁生活。

周海婴以弘扬鲁迅精神和谦虚为使命,过着真实的生活,保持低调,死后受到赞扬。

2011年,83岁的周海婴去世。

著名学者和画家陈丹青说,他经常想起周海婴先生。给他印象最深的不是这个谦虚的白发老人,而是一个小男孩:“今年是鲁迅诞辰130周年。春天,迎海先生去世了。当我看到讣告时,我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迎海,他的年龄是灰色的,而是1936年鲁迅去世后仅仅几天,迎海坐在父亲书房的藤椅上的照片。”

是一个七岁的男孩失去了父亲,父亲是如此的特别。

周海婴

鲁迅在世时与日本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他在日本求学,他的两个弟弟周作人和周任剑都娶了日本妻子,他自己与书店老板内山万灶的接触也引起了争议。然而,他的后代仍然与日本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周海婴的第三个儿子周玲仪曾经是日本广播学院北京办事处的摄像机。他和妻子车晓琳有一个儿子,周璟宣。

鲁迅唯一的孙女周宁在日本学习,后来遇到了日本田中正道。

这两人在日本东京旅游公司工作。婚后,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田中华和田中优树。

至于周逸飞,他刚刚出生,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在一家私营公司工作。他和妻子吴斌有一个儿子周敬川。

在后代中,最有争议的无疑是鲁迅的孙子周令飞。

周令飞是由徐光平抚养大的。许广平为他的孙子鲁迅戒烟多年。

与放弃医学成为学者的祖父不同,周令飞从小就有参军的梦想。

他在小学时,未经父母同意就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16岁时,他还不到入伍年龄,但在征兵代表的软硬泡沫下,他只是穿上军装,去东北某个防空炮区当了几年兵。

之后,周令飞被调到人民解放军画报当摄影师,然后被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

当他恢复高考时,虽然他复习了几个月,但他的学习受到过早参军的影响,所以他不敢参加考试,因为他的基础不好。

1979年后,出国留学政策开始放宽,周令飞想走祖父走过的出国留学之路。

他与日本东京的一所语言学校取得了联系,并打算在学习其他专业之前通过语言障碍。然而,学校都是开放的,但周令飞一直未能获得出国的批准。

因为他是鲁迅的孙子,有关方面很难考虑:公立学校似乎不合格。自费,连鲁迅的孙子也不得不依靠日本人来支付在日本学习的学费,这似乎有失尊严。

最后,上面最后提出了替代措施:公众应该自己支付费用。换句话说,国家的名称将被发送到外部世界,但所有费用将由周令飞承担。

继周令飞的姐姐周宁之后,她也去了日本学习。

1982年的一个周末,周海婴和他的妻子接到了女儿周宁从东京打来的国际电话。她女儿的声音很急,消息如雷:

她刚刚从东京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她的大哥和一个姓张的台湾女学生决定去香港结婚。中途在台北下飞机后,她向媒体发表了三点声明,大意是此举纯粹是为了爱情,没有其他企图。这与她的父母无关。

周令飞知道他的行为会给周海婴带来什么样的消极局面。但当时他照顾不了那么多人。

正如祖父鲁迅坚决拒绝包办婚姻一样,周令飞也坚决拥抱海峡两岸的爱情。

消息一传出,舆论一片哗然。

果然,周海婴的主管领导立即召见了他,称周令飞的行为具有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并命令周海婴写一份声明宣布他与周令飞分离。

周海婴违背自己的意愿,再次复制了“脱离父子关系”领导人准备的草稿,并签了自己的名字。幸运的是,这一声明没有公之于众。

周令飞没有向父母透露更多令人震惊的消息。他拒绝了国民党的各种安排和当地媒体的邀请,去他岳父经营的百货公司工作。

然而,他岳父的生意受到他身份的极大影响,最终公司破产了。

出去找工作的周令飞是中国大陆人,也是鲁迅的孙子。没人敢用它。这对夫妇曾经很尴尬。

后来他们买了一台爆米花机,并把爆米花分发给小贩。

这又成了大新闻。20世纪中国伟大的文学巨匠鲁迅的作品等等,孙子竟然在街上卖爆米花?

媒体写了一篇文章,哀叹鲁迅的孙子出人意料地落到了这个地步。

但是周令飞视而不见:当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我会把什么样的脸丢给爷爷?

尽管周令飞一再告诉跟踪和曝光他私生活的记者,这是他的私事,而不是政治事务。

但作为鲁迅的孙子,哪怕是最小的个人事件也可能是政治事件。

即便如此,这对周令飞夫妇依靠自己的双手,也和两个女儿周景欣和周静雯一起创造了一个“虽然不富裕但舒适的家”。

周景欣生于1985年,由菲律宾女佣抚养长大。她的父母都忙于为家人挣钱。放学后,她还在餐馆工作,挣零花钱。

她从小就知道她的曾祖父是鲁迅,但周景欣不喜欢鲁迅的作品。

当电视节目“我想我想”在寻找“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儿”时,周景欣,化名周景欣,作为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孩出现在屏幕上。她眉宇间几乎没有一丝鲁迅的怒容和严厉谴责。

她告诉媒体,太爷爷鲁迅的作品“处于压力之下”。

她过去常常找到鲁迅的《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但这只是粗略的阅读,不太容易理解。

她模模糊糊地觉得鲁迅的文章总是有一些东西,似乎讽刺了一些东西,但她不明白讽刺是什么。

“他的文学作品对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和沉重。他描述的是中国人在萧条时期的精神世界。因此,我自己也读过两三篇文章。”

她甚至没有读过《从草园到三个映月池》。

这篇课文,是大陆几代人在小学背诵的,周景欣只“听说过这个名字”。

她不需要像内地同龄人一样,在初中读鲁迅的《故乡》和《社会史》,在高中读刘和珍·金的《追悼会》,来总结文章的主旨和主题。

当然,她从未读过曾祖父的散文,比如《扔枪和匕首》。

有人质疑:“虽然鲁迅的曾孙女,但他的思想和精神之间没有联系。他甚至没有读过他曾祖父的一些作品。这难道不是鲁迅的耻辱吗?”

有些人还指责道:“鲁迅的后代不是在文学上发展起来的,而是想进入娱乐圈。多丑闻啊!”,她坦率地说对文学没有兴趣,像普通台北女孩一样,她喜欢唱歌和打台球,偶像是蔡依林。

曾祖父在她心中,“是我们家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亲戚。”毕业于坦康大学,她想进入娱乐圈一段时间。后来,她毕业后终于嫁给了一个女人。她丈夫是她学生时认识的老朋友。

最后,鲁迅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后代。即使他的名字叫不出来,他也肯定看过他的电影和电视作品。自1990年以来,他可能没有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是著名的香港演员:许绍雄。

他是港台电影的最佳男配角,曾与周润发搭档。根据这种关系,他是鲁迅妻子徐光平的侄孙,徐光平自然是鲁迅的后代。

进入21世纪后,鲁迅的后代聚集在北京,为他们的家人拍了一张罕见的照片。

今天,周海婴已经去世8年了,当年最小的孩子周璟宣也长大了。

虽然鲁迅只有1.58米高,但他的后代并不矮。周令飞比他祖父高20厘米。

因为徐光平不仅比鲁迅小17岁,而且高12厘米。1.7米高的徐光平肯定不会和鲁迅一样高。

然而,鲁迅的写作天赋和徐光平的写作知识似乎神秘地消失了,没有留在后代的血液里。

据说形成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鲁迅的祖先互相学习。直到19世纪末,令人眼花缭乱的周氏兄弟才产生。鲁迅几乎被一致公认为20世纪第一位中国白话作家。

子孙后代繁荣幸福,这也许是鲁迅更想看到的景象。

就连鲁迅也不能让他的后代,照耀你,代表有才华的人发表文章。

即使是文学巨匠也可能只把身高基因的残余留给后代,而不是文学天赋的传承。

至少如鲁迅所愿,没有空的文学家或艺术家欺骗世界。

只有在中国的背景下,这种火花才从疲惫不堪的周家飘走,我不知道会花在谁身上。

然而,无论如何,那个冷漠的青年,那个放弃医学而投身文学,坚持为中国人民做精神手术的战士,一直活在我们心中。他只是他自己,与后代没有任何关系。

当他说:“如果我不注意冷星泉,我用我的血来赞扬轩辕。”

当他在桌子上刻了一个小字“早”时,他既淘气又聪明。

当他听到闰土喊“主人”时,他感到酸楚和震惊。

他不忍看到祥林嫂瘦骨嶙峋的脸,不停地说:“我真笨,真的”。他的话已经融入中国生活,成为亿万中国人的共同记忆。

他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媒体是否利用“鲁迅的后代”绑架他人的生命作为奖励?

大妈感谢鲁迅,感谢他对时代、对世界文学、对每个人做出的贡献,同时,大妈也不想去呵斥他的后人没有做出丰

快三彩票 北京11选5投注 特区彩票网

上一篇: 《他日归来:钱学森的求知岁月》出版:是什么成就了钱学森
下一篇: 豪华智能超跑SUV-广汽新能源Aion LX即将上市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chicagotips.com 道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